当前页面: 主页 > 六合宝典 >

六合宝典

“”《金瓶梅》漫长的脱敏之旅
更新时间:2019-11-15

  多年来,《金瓶梅》的出版需特别申请,并严格控制发行,删节本不易买到,全本更是限量发行,并限定发行人群,至今尚未完全解禁。对它的研究和出版都是有风险的工作,是一门特殊性的学问。

  这是《金瓶梅》第 27回“李瓶儿私语翡翠轩,潘金莲醉闹葡萄架”的回末诗。在这一回目当中,西门庆在翡翠轩花园欢愉,从早晨直到日色已西。

  这一回目,被原中国《金瓶梅》学会副会长王汝梅称为“性爱小说的上乘篇章和经典回目”。为了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金瓶梅》的整理与出版历程,81岁的他将收藏的《金瓶梅》所有版本按出版时间顺序整齐地摆放在客厅书桌上。三大版本系统中,他直接促成并参与了“张评本”和“崇祯本”在中国大陆的首次印行。

  “晚明社会比较开放,尤其文人不回避这个事,通过写性探讨人性,思考人生。”王汝梅说,回末诗隐喻着西门庆乐极生悲,终走向死亡。“乐而有节”,才是人生真谛。

  不过,这一回目也是现代整理校点本中被删节最多的一回。直到现在,《金瓶梅》也没有完全解禁。

  《金瓶梅》在中国大陆的首次影印出版,源于的谈线年,在一次高级干部会议上提到:“

  同年11月,人民文学出版社以副牌“文学古籍刊行社”的名义,影印此书。在省部级干部中发行。

  ,是最早刻本,问世于明朝万历年间,亦称万历本,无评语,无插图。明崇祯年间,《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问世,因内含200多幅明代木刻版(雕刻木版印制)插图,被称为

  。清康熙年间,徐州青年小说理论家张竹坡以崇祯本为底本,写下了十余万字的评语和批注,著成《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被称为

  ,是最早刻本,问世于明朝万历年间,亦称万历本,无评语,无插图。明崇祯年间,《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问世,因内含200多幅明代木刻版(雕刻木版印制)插图,被称为

  。清康熙年间,徐州青年小说理论家张竹坡以崇祯本为底本,写下了十余万字的评语和批注,著成《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被称为

  。1931年,北平琉璃厂一家古书铺搜购到一套十卷本的《新刻金瓶梅词话》,经鉴定是《金瓶梅》迄今发现的最早刻本。北平图书馆出价950银元将其买下,即“北图购藏本”。

  解放前,“北图购藏本”被运往台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古佚小说刊行会”本就成为留在大陆的《金瓶梅》最早版本。

  人民文学出版社以此为底本,在商务印书馆上海印刷厂照原版影印了2000部,线元。整部共两函(书套),21册,第1册为另配的崇祯本的200幅木刻图,后20册为词话本正文。全书保留了底本全部文字,共79.2万字,只对一些显著错误和墨迹做了修版。出版说明写道:本书影印的目的,在供古典小说研究者参考。

  时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外国文学编辑室编辑秦顺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金瓶梅词话》印行后,送呈了多位高级领导人。“毛主席肯定是送了,因为毛主席不就看线装书嘛,康生他们都有。”

  秦顺新回忆,与他住在一个大院里的魏巍和杜峰等几位部队作家曾托他帮忙买这部书。他专门雇了一辆三轮车,在总编室登记编号后,把书拉了回去。

  据王汝梅所知,当时吉林省只有两个人得到了这部书,一位是吉林大学中文系教授、《解放军军歌》的作者张松如(公木),一位是时任中共吉林省委吴德。

  后来曾担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文学编辑室主任的杜维沫60年代进入该室,他说,《金瓶梅词话》影印本当时存放在位于东单无量大人胡同(即现在的红星胡同)的书库里。作为一般编辑,他们既不能看,也不能购买。

  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文学编辑室编审刘文忠是1973年进入该社的,他告诉记者,70年代,《金瓶梅词话》线装书放在出版社北边的一家内部书店出售,后来不再放在书店出售,

  刘文忠曾在出版社资料室看到过一套写着“陈赓”名字的《金瓶梅词话》,资料室的人告诉他,是退回来的。陈赓1961年去世,刘文忠分析,可能是他去世后家人退回的。

  80年代,人民文学出版社首次向国家新闻出版署申请重印,定价2000元。这时起,出版社编审以上人员才可以购买,杜维沫得以第一次看到了《金瓶梅词线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再次申请加印。

  现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周绚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金瓶梅词话》全本的线装影印本控制发行,购买人必须副高职称以上,持单位介绍信,

  2013年,该版本已经断供多年,周绚隆再次申请加印1500套。按当时的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要求,连同以往的批文一同上报,获得批准。这时,定价涨到了3000元。周绚隆从书箱中翻找出一部1957年版的《金瓶梅词话》,“这套,两万块我都不卖。”

  洁本首次出版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开始计划出版删节本。古典文学编辑室编辑戴鸿森以1957年版的《金瓶梅词话》影印本为底本,做了校勘、删节,分了段,加了标点符号。

  戴鸿森在校点说明中说:书中大量的秽亵描写,实是明代中末叶这一淫风炽盛的特定时代的消极产物,自来为世人所诟病。对正常的人来说,只觉其秽心污目,不堪卒读。至于有害青年的身心健康,污染社会的心理卫生,尤不待言。兹概行删除。另外:书中涉及性行为的文字,与所写主要人物本为恶霸淫棍有密切关系,客观上有揭发暴露其道德败坏、灵魂丑恶和社会糜烂黑暗的作用,故一般性的叙说,即不加删除。戴鸿森把从《金瓶梅词话》影印本剪下来的全部性描写文字装在一个信封里,归入了书稿档案。

  1984年12月,中国作家协会召开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有作家在会上提出,人民文学出版社既然已经把词话本排好了版,就应该出版发行。

  会后,时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韦君宜向中央打了报告,申请印行《金瓶梅词线万部。

  1985年5月,《金瓶梅词话》在北京新华印刷厂完成印刷,列入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小说史料丛书》出版,首次印刷1万套,全套分上中下三册,总字数97.6万字,使用简体字排版,定价12元。这是大陆第一次排印出版《金瓶梅》词话本(删节本)。《中国小说史料丛书》中的其他著作均公开发行,

  。人民文学出版社向符合资格的单位发放购书证,购书人持购书证,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后楼一层的样书室购书。时任古典文学编辑室编审弥松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购书证是一张一个半烟盒大小的硬纸片,上面标有“凭证购买《金瓶梅词话》一部”。就在这一年,公安部门发现有人在路边书摊上出售《金瓶梅词话》(删节本),经调查,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司机等后勤人员违规得到了这套书并转卖的。

  张评本校点本出版《金瓶梅词话》刚一出版,吉林大学教古典文学的青年教师王汝梅就买到了手。“我就是在这个版本的启发下,想到了要搞张评本的校点本。”

  1980年春,教育部在华东师范大学举办“中国文学批评史师训班”,王汝梅是30位学员之一。导师郭绍虞向学员提出,中青年教师要重视对古代小说戏曲理论的研究。受此启发,王汝梅开始关注《金瓶梅》。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藏有一本木刻版张评本,班主任徐中玉专门跟图书馆打了招呼,王汝梅才获准借阅。

  暑假,师训班毕业,为了能继续研究张评本,王汝梅又在学校多留了半年。为防止损坏古籍,图书馆禁止复印,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把张评本的评语一字一句抄了下来,记满了三大本。

  王汝梅介绍,张评本与词话本相比,文字上有较大差异,甚至情节上都有改动,而且张评本的十万字评语实际上是古代的小说理论,很有研究价值。

  王汝梅先后找到吉林大学出版社和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提出出版张评本的建议,对方都认为“不可能”。一次,他去大连参加中国古代小说学术研讨会,齐鲁书社文学编辑室主任任笃行也在会上。他试探地提出了出版张评本的可能性,任笃行当即表示赞同:“我们出版张评本《金瓶梅》,其意义胜过出明清三流作品几十种,咱们抓紧搞。”

  齐鲁书社决定出版张评本,王汝梅代为起草了请示报告,于1986年4月8日以山东出版总社名义报送国家出版局,称为了推动《金瓶梅》和中国文学批评史、中国小说史的研究,有必要出版张评本的整理校点本(删除秽语),条件已经具备。5月15日,国家出版局批复山东总社:《金瓶梅》版本繁多,张竹坡评本《第一奇书金瓶梅》在题材、回目、文字上自成特色,具有一定的学术参考价值,经研究,同意齐鲁书社出版王汝梅的整理删节本。印数不要超过一万部,由齐鲁书社内部定向对口发行。

  这份批件的复印件,被王汝梅折起来,后来用胶水粘在了齐鲁书社张评本的扉页上。

  出版首先要选定底本。王汝梅介绍,张评本分为甲本、乙本,甲本带有回前评语,乙本则不带。古籍整理,必须先把版本间的关系搞清楚。哪一个是原刻本,哪一个是复刻本,都要查清。

  1980年起,王汝梅跑了全国多家图书馆,考察了二十多个版本,最终选定吉林大学图书馆藏的张评本为底本。这个本子是康熙年间的刻本,品相精良。

  王汝梅凭借国家出版局的批件,在图书馆复印了一套。当时图书馆将《金瓶梅》作为管理,学校主管宣传的党委副书记专门召集王汝梅和图书馆馆长等人开会,明确纪律:复印时必须由馆长监印,不准多印,复印件使用完后,交还图书馆。

  王汝梅与原吉大图书馆馆长李昭恂、古籍部主任于凤树合作校点。他们参校了各重要版本,对误刻的错字直接修改,不便修改的,保留原字,将校改字加括号排在其后。

  他说,删节没有具体的标准,不同校点者掌握的尺度也就不同。他在删节时参照了《金瓶梅词话》洁本,但洁本删掉了很多具有认识价值和文学价值的内容,也影响全书连贯性,张评本校点本只将露骨直观的性描写删除,将性风俗、性文化遗产等部分保留了下来,如烧香瘢(古代的一种性行为,指在性行为中用香在女性的皮肤上烧出瘢痕),以及大陆可能已经失传的缅铃、白绫带、硫黄圈等性具。1987年1月,《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由齐鲁书社出版,分上下两册,定价25元,首印1万部。这是张评本第一次在大陆排印出版。

  王汝梅陆续收到一些读者来信。有位手中有全本的读者,把删掉的性描写全部抄录出来寄给了王汝梅,以示不满。

  王汝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经常说一句话:《金瓶梅》的研究和出版是有风险的工作,是一门特殊性的学问,掌握不好就可能犯错。

  在十亿八千万人民的泱泱大国,《金瓶梅》遭到禁锢,已显出我们民族心态的狭隘,将浓缩成洁本的《金瓶梅故事》视若水火,则是一种病态的表现。”

  90年代,导演陈家林在天津开设了自己的影视公司,从广电部申请到了《金瓶梅》的准拍证,投入300万人民币资金,在北京空军大院的一个飞机仓库里搭了布景,请了演员,准备拍摄,但却突然接到通知,准拍证收回,终止拍摄。

  王汝梅介绍,齐鲁书社是专业古籍出版社,山东省政府非常重视,每年大约拨款五六十万以支持出版古籍,因此有较大的社会影响,这使得齐鲁书社得以得到《金瓶梅》两个版本的出版权。

  1988年8月,北京大学出版社影印出版了《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足本,共4函36册,内部发行。这是崇祯本在大陆首次影印出版。

  印刷全程由公安人员看守。王汝梅听说,台湾有报纸评论:中共大陆印制《金瓶梅》像印高考试卷一样严密。

  《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出版发行之后,为免受当时的影响,齐鲁书社决定短时间内全部发完,一本不留。“齐鲁书社已经为出版《金瓶梅》投入了全部的财力,一旦上面有人说怎么还印全本《金瓶梅》,那就全部报废,出版社就要垮台。”王汝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大连图书馆的前身是满铁图书馆。这是日本人30年代设在大连的一处情报机构,既藏书又搜集中国情报。这本张评本就是当时被收进来的。为此,王汝梅开始酝酿出版张评本的校注本。1993年,他向吉林大学出版社提出了这一想法,吉林大学出版社很积极。

  2002年7月31日,双方协商一致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向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呈递了申请报告,申请出版《金瓶梅词线套。报告提出:一、出版词话本足本的注释本,就完成了人文社词话本的系列。二、详细的词话本注释本已经断供十余年,而年轻学者们有这方面的研究需要。三、随着学术的进步和文本的研究深入,1995年的版本还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四、目前国内还没有足本详注的词话本,而词话本中有很多方言俗语,读者阅读起来有很多障碍。白维国、卜键一直致力于《金瓶梅》研究,请他们在词话本中增加详注,对学术研究有利。

  “《金瓶梅》在中国小说史特别是章回小说史上,是一个里程碑意义的作品。它是第一部由文人原创的长篇小说,摆脱了过去历史演义和英雄传奇那种英雄色彩,写小人物,写普通民众,写众生。而且,它开启了悲剧写作的模式。以前的中国文学作品多是以喜剧收场,大团圆,有仇的报仇,有情的终成眷属,《金瓶梅》最后留了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周绚隆说。

  在筹备期间,人民文学出版社申请出版其他《金瓶梅》版本,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未予批准,答复称,在该版本出版发行一段时间后,再考虑其他版本。

  总署批复,准许印行3000套。批件中再次强调,《金瓶梅词话》足本限定内部发行,供学术研究使用,要求购买者是专家学者,凭单位介绍信购买。

  修订后的《金瓶梅词线年出版,这将是词话本足本第一次经整理校点后出版发行。

  当年,他和白维国在位于北京张自忠路“执政府大院”内西侧红楼的工作室里共同校注书稿。两年多的时间,两人几乎吃住在工作室,非但不以为清苦枯燥,反而在完稿时都有些恋恋不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记录| 香港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直播| 香港天将图库综合资料| 香港挂牌彩图期期更新| 彩圣网开奖结果报码| www.45500.com| www.693577.Com| www.18873d.com| www.885tk.com| 香港正版挂牌图| 平特心水报荐|